<xmp id="y9no1"><th id="y9no1"></th></xmp>
    <form id="y9no1"></form>
    <sub id="y9no1"><table id="y9no1"></table></sub>

    <nav id="y9no1"><listing id="y9no1"></listing></nav>
  • <nav id="y9no1"></nav>

    <sub id="y9no1"></sub>
  • 首頁 新聞 頭條 時政 浙江 市縣 財經 民生 國內 國際 旅游 美食 教育 健康 汽車 綜合 移動出行

    習近平在浙江(三十)|“習書記在浙江工作時就提出了與‘八項規定’類似的要求”

    頭條2021/4/9 10:41:48
    0

    編者按:《習近平在浙江》反映的主要是習近平同志2002年10月至2007年3月任浙江省委副書記、代省長和省委書記的領導工作歷程。這段歷程,在習近平同志的地方領導實踐中具有關鍵性的意義。這不僅在于他作為省委書記全面領導了浙江這樣一個經濟發達省份的工作,更在于他貫徹黨的理論和路線方針政策,緊密結合浙江實際,提出并落實了作為浙江省域治理總綱領和總方略的“八八戰略”,對浙江發展作出了全面規劃和頂層設計,為浙江轉型發展和長遠發展奠定了堅實基礎,也成為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形成的重要理念和實踐準備。

    習近平同志在領導浙江轉變經濟增長方式、建設先進制造業基地、提高對內對外開放水平、統籌城鄉發展和區域發展、創建生態省、建設法治浙江和平安浙江、建設文化大省、推進民生實事、加強黨的建設等實踐中,充分展現了高超的思想理論水平和宏觀決策水平、突出的政治駕馭能力和組織領導能力,也充分展現了深入務實的工作作風和真摯樸實的為民情懷。這組采訪實錄,通過對當年省委省政府領導同志、省直部門和地市領導干部、企業家和基層干部、專家學者和記者等的訪談,為我們做了生動翔實的現場呈現。


    “習書記在浙江工作時就提出了與‘八項規定’類似的要求”

    ——習近平在浙江 (二十九)

    640 (1).jpg

    采訪對象:孫光明,1958年10月生,浙江嵊州人。2002年至2007年,任省委辦公廳秘書二處處長。后歷任省委辦公廳副主任、省委副秘書長,省體育局局長。2018年1月起任省政協常委、提案委員會主任。

    采訪組:邱然 黃珊 陳思

    采訪日期:2017年9月27日

    采訪地點:杭州市大華飯店


    采訪組:孫光明同志,您好!習近平同志在浙江工作期間,您在省委辦公廳秘書二處工作,您經手安排的習近平同志的會議、調研等工作很多。請您談談他工作當中給您留下印象深刻的一些事情。

    孫光明:習書記在浙江工作期間,我在省委辦公廳任秘書二處處長。秘書二處的工作,主要是負責省委的大型會議、集體活動,以及省委主要領導同志的考察調研活動、專題會議等。此外,我們的工作也包括中央領導同志來浙考察活動的安排等等。

    習書記在浙江工作的5年里,我全程參與了他考察調研的服務保障工作,事務性工作比較多,文字、決策方面的工作相對少些。

    10多年過去了,我清楚地記得,習書記當年在浙江做了很多務實的工作,為老百姓辦了很多實事。其中,他率領導干部赴基層下訪,主動為群眾解決問題,給我留下非常深刻的印象。

    那時候,浙江很多市縣的信訪形勢比較嚴峻。習書記明確提出,領導干部要主動“下訪”,為群眾解決問題。他率先垂范,親自下去接待群眾來訪。省委書記要做這么具體的事情,一些地方干部不理解,我甚至聽到有些人議論說:“那些上訪的都是些‘刁民’,我們想辦法躲過去、應付過去還來不及呢,習書記還要我們主動迎上去,不是自找麻煩嗎?”

    這些議論,習書記多多少少也聽到一些,但他不為所動,反而要求下訪要“大張旗鼓”。他要求,所有的省級領導干部,都要下到市里、縣里去,而且在下去之前,要提前告示,在廣播里通知,并以各種方式大范圍通知群眾。有的地方干部想投機取巧,小范圍通知一下,找個冷僻的地方貼個告示,想讓知道的群眾越少越好。習書記了解這些情況后,都一一予以糾正。

    2003年9月18日,習書記到金華的浦江縣下訪接待群眾。去之前,他明確要求我們提前把接待群眾的時間、地點以及接訪領導的姓名、職務在縣里廣泛公之于眾,誰要來都可以來,反映什么問題都可以。這讓信訪局的同志很為難,他們生怕局面控制不住。我當時也有這種想法——可不要弄得太麻煩了!結果,習書記這一次下訪,群眾來得特別多,場面十分熱烈,人山人海,甚至其他縣的群眾也趕過來了。

    對于其他縣群眾跨縣上訪的現象,我們實事求是地告訴群眾:應該按規矩來,跨縣告狀是不合適的。但老百姓不管這些——既然你省委書記來了,我有冤就要找你訴。所以,那次到浦江縣下訪,習書記率相關部門的領導同志,不僅解決了一大批浦江縣的信訪問題,也記錄并交辦了很多其他縣的信訪問題。


    采訪組:習近平同志下鄉調研都去過哪些給您留下深刻印象的地方?

    孫光明:習書記的基層聯系點是淳安縣楓樹嶺鎮下姜村。在我的印象當中,他先后去過下姜村多次,給予這個小村莊的工作很多具體指導。第一次去,他就幫助下姜村規劃建設了沼氣池。第二次去的時候,又專門對沼氣池進行檢查和指導,跟村干部和老百姓說:“建沼氣池的技術,我可是專門學過的呵!”

    習書記主政浙江期間,距離他青年時代在陜北梁家河當村支書已有30年了,但他幫扶指導下姜村的時候,對基層具體工作仍是駕輕就熟,同時他又具備了更為宏觀的視野。在他的指導下,下姜村農民致富的各項工作都紅紅火火地開展起來:花卉、水果、藥材……在很短時間里,村里就有了翻天覆地的變化,農民的多種產業迅速形成了規模。從那以后,下姜村逐漸成為一個富有生機活力的新農村,村容村貌一改以往的破破爛爛,老百姓也富裕起來了。習書記離開浙江以后,下姜村的群眾也一直和他保持聯系,直到現在,還一直跟他有書信往來。

    習書記走遍了浙江所有的偏遠山區和海島,那些最偏遠、最難去的地方,他都去過了。他曾說:“我作為省委書記,就要了解浙江的山山水水,走遍浙江的每一個角落。”

    我曾跟他去過南麂島,那個島非常偏遠,當時還沒有開發,去一次真是不容易。我們從溫州坐邊防部隊的船,在海上航行了一個半小時。那天的天氣還不好,海上有浪,邊防的船開得很快,一路顛簸。有的同志受不了了,開始暈船,吐得厲害。但習書記卻沒什么事,他身體素質非常好。我們陪同他到南麂島的鎮里視察,繞著南麂島的山頭一路察看,了解島上的漁業狀況。當時南麂島駐扎著一個部隊的營級單位,習書記給官兵們帶了慰問品,還專門看望了部隊的戰士,鼓勵指戰員們守好祖國的東大門。

    習書記還專門去東極島慰問部隊,坐了好幾個小時的船才到島上。大陳島也十分偏遠,習書記也專門去了一趟,親切看望了還在島上的老墾荒隊員,與他們座談。回到杭州以后,還一直和老墾荒隊員保持書信往來。

    還有岙山島、螞蟻島、桃花島……習書記都去過,到島上看望群眾,跟漁民開會座談,幫助他們解決實際困難。越是遠、偏、窮、交通不便的地方,習書記越是去,他知道那里相對閉塞,發展較慢,老百姓的生活貧困,更加需要領導干部的關注和扶持。


    采訪組:您剛才提到習近平同志到偏遠海島視察的時候專門去慰問部隊的情況,請您結合具體事例講一講他對部隊工作的重視。

    孫光明:習書記非常重視部隊的工作,他下鄉調研中,每到一個地方,都要去看望部隊的干部、戰士;部隊的首長到浙江來,他都會見。他任省委書記期間,經常到南京軍區走訪和慰問,征求軍區對浙江的意見建議和要求。這項工作是從他開始做的,以前沒有這個慣例。

    省軍區遇到什么比較大的事情,他都是一定要親自處理的;有什么要求,他都是有求必應的。在去舟山考察時,他專門到部隊視察了一個英雄營,一間一間營房地看,對房屋的維護、文體活動、官兵生活等各方面的情況問得很細。部隊各方面的建設和廣大官兵的生活,他都特別放在心上。

    為迎接八一建軍節,省委專門設立“學軍日”。習書記每次都積極參與“學軍日”活動,每次都專門在建軍節前到部隊看看他們的裝備、訓練水平。省委省政府的領導在“學軍日”還與部隊官兵一起練習打靶。

    習書記對軍隊建設時刻掛在心上,始終重視擁軍、愛軍、學軍。他對部隊有感情。我想,這和他出身在革命家庭,自己又曾經在中央軍委辦公廳工作過有很大的關系。


    采訪組:習近平同志經常下鄉調研,生活不規律,工作強度大,這對他的身體素質提出了很高的要求。

    孫光明:是這樣的。習書記很注意深入基層和調查研究,批閱文件、召開會議、處理公務之余的時間,幾乎全部放在了基層調研上。對他來說,沒有什么休息日和假期。用一年多的時間,他跑遍了全省90個縣(市、區)。當然,這也是以他良好的身體素質為基礎的。他身體素質特別好,想睡馬上就能睡著。下鄉途中,上了車眼睛一閉就能睡著,到了目的地,睡醒了,精神很好。

    習書記日理萬機,每天忙忙碌碌,彭麗媛同志也很忙,他們夫妻倆聚少離多。彭麗媛同志每次來杭州,相聚的時間也很少。習書記白天開會調研,晚上處理文件,經常很晚才回到家,那時候彭麗媛同志已經休息了。第二天一早,習書記又早早上班了。有一次,我們辦公廳的幾位同志遇到彭麗媛同志,她就對我們說:“感覺近平太累太忙了,拜托你們照顧好他。”

    一直以來,習書記都把為老百姓服務放在比照顧家庭更重要的位置上。他不僅身體力行,而且非常推崇一心為民的干部。我印象比較深刻的是,他曾經非常鄭重地表揚過一位村黨支部書記——鄭九萬同志。這位同志是永嘉縣山坑鄉后九夅村黨支部書記,在崗位上忘我奉獻,受到村民的擁戴,但他卻因為忙于工作而忽視了自己的身體健康。2005年,他因突發腦血管破裂而生命垂危,后經多方努力及醫務人員精心救治,終于康復回家,重新走上村黨支部書記崗位。習書記對這件事高度重視,作出重要批示:“老百姓在干部心中的分量有多重,干部在老百姓心中的分量就有多重。”


    采訪組:下基層調研考察,就不可避免地涉及接待的標準問題。當時中央還沒有八項規定,習近平同志是如何處理這個問題的?

    孫光明:黨的十八大以來,習近平總書記帶領我們開啟了全面從嚴治黨的新篇章。2012年12月4日,習近平總書記主持召開中央政治局會議,審議通過了關于改進工作作風、密切聯系群眾的“八項規定”。實際上,他在浙江工作期間就已經提出了與“八項規定”類似的要求,當然這些要求也不是一下子就提出來的,而是在調研、考察過程中逐步積累和完善起來的。

    習書記經常下鄉,下面的同志當然很高興,接待上自然也很重視,往往會超出標準。比如,到市、縣調研,經常會遇到地方上的領導扎堆來陪,就餐時上名貴酒菜,甚至還會送土特產。每次遇到這樣的情況,習書記都會明確給以糾正,有時還會相當嚴肅地進行批評。久而久之,下鄉調研活動在吃、住、行上都形成了不少從簡從儉的規矩。

    省委辦公廳做事一直是很嚴謹的。每次下鄉調研,我們都會根據習書記的要求給地方上發一個調研計劃,后面附上對接待工作的有關要求,一般都有個七八條。因為每次都是我來發,所以那個時候,下面的同志會戲稱我叫“孫八條”。

    實際上,對接待工作的規定都是習書記的原話。隨著時間的推移,內容逐步完善,形成了“八條規定”。

    當時,我們還根據習書記平時指出的問題、提出的要求,專門整理了一份《接待、安排領導公務活動存在的主要問題》的材料發給各地。這個材料把存在的各種問題和弊病講得很透徹。


    采訪組:習近平同志非常關心身邊的工作人員。您在他身邊工作多年,有沒有讓您印象深刻的事例呢? 

    孫光明:習書記對我們工作人員特別好,他很關心人,但他的關心不是停留在嘴巴上,而是發自內心和體現在實際行動上的。這讓我們心里都很感動。

    有一次,我隨同習書記一起下去調研,到了麗水的龍泉,我可能是因為吃了一點冰西瓜,當天晚上就腹瀉,發高燒,第二天早晨燒到40多度。我沒吭氣,還想硬撐著繼續工作。習書記看到我臉色發白、直冒虛汗,就發現不對勁了,問清楚情況后,堅決不讓我跟著去調研了,要我趕緊到醫院治療。我說我能堅持住,但他十分堅決,讓地方上的同志立即把我送到龍泉醫院輸液。在我輸液過程中,又讓麗水市委書記打來電話詢問我的情況。聽說高燒不退,又馬上派人把我送到麗水市醫院檢查、輸液。我在麗水市醫院住了一天一夜,第二天燒退了,腹瀉也止住了。因為調研行程已經結束,我想隨習書記一起回杭,他說:“不行,你不能走,你還要繼續住院觀察。”我說:“我覺得沒事了,一起回去沒問題。”他故意一臉嚴肅地對我說:“孫光明,你要跟我們回,可以。但是路上如果你要‘解決問題’,我們的車子可是不停的。”聽了這句話,大家都笑起來了。我心里明白,他是關心我,想讓我留下來再鞏固一下,等完全好了再回去。前面的一句話,他說得很嚴肅,但聽到后面,大家發現是一句玩笑,讓人忍俊不禁。習書記是很有親和力的人,處理大事的時候,既沉穩又堅定,讓人感到很踏實、很嚴肅,但在日常生活中,他的性格是很開朗、很活潑的,讓人感到輕松愉快。

    還有一件印象深刻的事,是我們在國外的一次偶遇。2003年,習書記帶領我們省的一個代表團去歐洲執行出訪任務。我那次沒有隨習書記的團,而是幾天后到歐洲參加另外一個出訪任務。我的路線是從德國到法國,再到意大利。這是我第一次出國,工作之余,就忙里偷閑地跑到威尼斯街頭攝像。我聚精會神地看著鏡頭,突然有人拍我肩膀,我一驚,心想:“這個地方誰會認識我?”連忙回頭一看,是習書記,他叫我:“孫光明!”我驚訝地大聲一叫:“習書記,這么巧!” 

    回國以后,我聽別的同志跟我說,習書記后來還讓秘書給我打電話,叫我去和他們一起吃晚餐,但是因為我沒有開通國際漫游,聯系不上。回到浙江以后,習書記在多個場合說起這件事:“你看,這個世界說大也大,說小也小,孫光明到了意大利,我都能跟他碰到。”


    采訪組:您現在當省體育局的局長,請您談談習近平同志一直以來是怎樣重視體育工作的。

    孫光明:我2013年3月到省體育局工作。履新后,我第一件事就是組織整理習書記主政浙江期間參與的各項體育活動以及對體育工作的批示、指示。讓我們萬分感動的是,他作為省委書記,工作日理萬機,千頭萬緒,居然在5年中,專題調研體育工作4次,參加體育相關活動、對體育工作作出批示指示達16次。

    這方面的回顧整理是一次很好的學習領悟。為此,我們黨組認真組織撰寫了《深入學習貫徹習近平總書記關于體育工作的重要論述,高水平譜寫實現“兩個一百年”奮斗目標的體育篇章》的體會文章,以我個人名義在《中國體育報》發表。這篇體會文章從五個維度闡述了習近平總書記的體育思想。一是深刻領會習近平總書記的體育情懷,樹立“跳出體育看體育”“立足全局抓體育”“圍繞中心干體育”的大局觀念和戰略思維;二是深刻領會習近平總書記的改革方略,堅定不移推動浙江體育改革;三是深刻領會習近平總書記以人民為中心的發展思想,扎實開展體育現代化創建實現人民對美好生活的追求;四是深刻領會習近平總書記“敢于爭先、敢于爭第一”的指示精神,進一步弘揚中華體育精神勇創佳績為國爭光;五是深入領會習近平總書記經濟發展新常態的重要論述,加快發展浙江體育產業促進體育消費。這篇文章發表后,在全國體育系統引起很大關注。

    習書記對體育工作的重視,毫不夸張地說是超乎我們想象的,這可以從他的一次講話中得到充分體現。2006年7月31日,省委召開第二十二次常委(擴大)會議,專題討論《浙江省體育強省建設與“十一五”體育發展規劃綱要》,在確定人均體育場地面積指標時,產生了不同意見。習書記最后一個表態講話,他說:素質教育任重而道遠,減輕學生負擔的任務仍然未能得到較好的落實,學生的體質很弱。良好的體育教育要從基礎抓起,學生的體能素質、綜合素質要上去。體育部門要有進取心。在“體育強省”建設到2010年的指標中,人均體育場地1平方米以上太少,應該按1.5平方米的全國平均標準作為體育強省的指標。體育場地是體育最主要的平臺,體育場地擁有量是體育的三大指標之一,這與我省土地少并不矛盾,廣場可以少建幾個,現有廣場可以配建燈光球場等體育設施。現在我省人均體育場地已接近1平方米,到2010年增加0.5平方米并不是不可及的目標。我們不能滿足于現狀,這恰恰是我們需要加強的重要方面,如果不提1.5平方米,那就會給人一種誤解,認為現在已達到了目標,就沒人去建設體育場地。有些土地指標可以省,但不能省了體育場地的土地指標。體育場地設施所需土地可以到任何土地指標中去分一杯羹,所以,實際是不難的。一是要把學校達標的設施按要求建設好。該配齊的不要省錢,400米標準跑道都要有。如果學校沒有體育設施,如何培養中華民族的優秀子孫去為國爭光?二是要向農村發展,農村要考慮場所如何整合。現在農村體育設施難得一見,滿足不了群眾的需要,因此,農村場地設施要再拓展、再充實。

    回顧這段歷史,我想有的領導會認為:土地這么緊張的情況下,體育場地設施的建設肯定是可以緩一緩的,因為有醫院要建,有學校要建……但習書記考慮的是,人民需要充足的體育場館和設施鍛煉身體,只有身體健康了,各方面才會好起來。人民的身體健康是一切發展的基礎,所以,他考慮問題,考慮的是根本。

    習書記始終重視體育工作,他本人也是體育活動的愛好者,經常談及自己對體育的熱愛。2013年3月19日,他在接受金磚國家媒體聯合訪問時說:“我也是體育愛好者,喜歡游泳、爬山等運動,年輕時喜歡足球和排球。”2013年6月8日,他同時任美國總統奧巴馬在美國加利福尼亞州安納伯格莊園會晤時說:“平常主要是游泳、散步,每天至少游1000米。”2014年2月7日,在索契接受俄羅斯電視臺專訪時,他透露:“我喜歡游泳、爬山等運動,游泳我四五歲就學會了。我還喜歡足球、排球、籃球、網球、武術等運動。冰雪項目中,我愛看冰球、速滑、花樣滑冰、雪地技巧。特別是冰球,這項運動不僅需要個人力量和技巧,也需要團隊配合和協作,是很好的運動。”


    采訪組:習近平同志離開浙江以后,也曾多次回到浙江開會、調研,您也曾多次與他重逢。請您講一講這方面的情況。

    孫光明:2007年3月,習書記離開浙江,到上海擔任市委書記。我們送他到上海履新。送行人員返回杭州時,他拍著我的肩膀說:“孫光明,你以后就不用那么辛苦給我做方案、安排會議活動了。”聽了這句話,我的心里一酸。他正是出于對我們工作人員的理解才說出這樣的話,其實,他心里一直記著我們在工作中付出的勞動。在過去的幾年里,能夠給習書記做方案、安排會議活動,是我的榮耀,干得也很開心。現在,習書記要離開浙江了,想到以后不能直接為習書記服務了,心里難免有些不舍和難過。

    2007年夏天,習書記以上海市委書記身份來浙江開會,我恰巧負責會議服務工作,他在會場碰到我,親切地和我打招呼:“光明,你還做老本行?”我說:“是呀,還在秘書處工作。”那個時候,他離開浙江沒幾個月的時間,但我感覺好像和他分開了很長時間一樣。

    2008年11月,習書記作為中央政治局常委到嘉善視察工作。在機場,我和一些同志去迎接,習書記和我們親切握手。到了嘉善,他到一個農民家中走訪,從樓上下來,在樓梯口看到了我,又走過來和我握手,很親切。第二天吃早飯的時候,他和幾位領導同志來食堂吃自助餐,看到我,走過來拍著我的肩膀說:“光明,聽說你進步啦!”旁邊的領導同志介紹說:“孫光明現在是辦公廳副主任了。”習書記離開嘉善的時候,我們去機場送行,道別的時候,又握了手。

    2013年8月31日,我擔任省體育局局長不久,帶領浙江體育代表團在遼寧沈陽參加第12屆全運會。習近平總書記在接見全國體育工作“雙先”代表時,看到我站在第三排臺階上,很驚訝:“你怎么在這兒?”我說:“我到體育局工作了。”

    2016年9月,巴西里約奧運會結束后,習近平總書記接見中國體育代表團,我還是站在第三排臺階上,易建聯在我前面,站第一排,還是比我高,但習近平總書記還是看到了我,他微笑著跟我握手。年底,我去北京開會,碰到了過去的一位同事,他說:“總書記一直記得你啊,上次接見中國體育代表團回來后說,‘我看到孫光明了,跟易建聯站一塊’。”我聽到以后很感動。

    2017年8月27日,在天津全運會開幕式的接見活動上,我又站在第三排臺階上。習近平總書記親切地和前排的同志握手,我又榮幸地握上了手。當時的場面特別熱烈,大家都爭先恐后地伸出手來,希望能跟總書記握手,感覺看臺都要傾斜下來了。我記得,他那天對大家說:“我不但是總書記,還是一名普通的體育愛好者。我也想跟所有人握手,但是站在后面的,我就握不到了。”大家聽了,用熱烈的掌聲向他致意。到了晚上8點40分,習近平總書記站在主席臺上,用洪亮的聲音宣布:“中華人民共和國第十三屆運動會開幕!”頓時,全場沸騰起來,掌聲、歡呼聲經久不息。那次全運會開得很成功,氣氛也很熱烈。



    來源:學習時報

    編輯:江燕

    無線衢州.jpg


    国产精成人品,不戴乳罩露全乳的熟妇,欧洲性开放老妇人,国产乱了真实在线观看 网站地图